<strike id="iv5gl"></strike>
  • <code id="iv5gl"></code>
  • <strike id="iv5gl"><video id="iv5gl"></video></strike>
  • <th id="iv5gl"><option id="iv5gl"></option></th>
    1. 歡迎您來到贛州應用技術職業學校
      今天是 2019年 02月 02日 星期六
      贛州應用技術職業學校
      政教在線
      德育與健康 您的位置:贛州應用技術職業學校 > 政教在線 > 德育與健康 >
      播撒文明到大漠
      2018-06-28 返回列表
      播撒文明到大漠
       
              馮志遠,1958年從上海到寧夏支教,2001年被妹妹接回長春,來時是風華正茂的熱血青年,走時卻是雙目失明的古稀老者,他在寧夏默默奉獻43個春秋。
              馮志遠,為國家舍小家,拋妻別子,滿腔摯愛培育西北大漠一茬茬農家學子,如今臥床不起,回望支教人生卻無怨無悔。
      青春的熱血在奔涌,西部的熱土在召喚。作別新婚妻子和大上海的繁華,他登上西行的列車,在遙遠的寧夏一待就是43年得知丈夫要離開上海去寧夏,新婚1年的妻子哭了。
              亟待建設的祖國西部熱土,召喚著馮志遠,他顧不上自己的小家,只身匆匆登上西行的列車。那是1958年,寧夏回族自治區剛剛設立。
      風吹沙叫,一派蒼涼,馮志遠來到正在建設的中寧縣鳴沙中學。在豆腐塊狀的土坯房里,伴著用墨水瓶做的煤油燈,他精心備課、批改學生作業,常常到深夜12點,由于煤油燈沒有燈罩,鼻子都被熏黑了。
              校園里自己種的菜不夠吃,他就從地里撿來村民不要的青菜,春天直接下鍋煮,還留一些放在大池子里腌制咸菜,以備過冬。
      學生秦鵬生問:“馮老師,聽說上海是樓上樓下,電燈電話,我們這里是一排排土坯房,您不覺得虧嗎?”
      年輕的學生呀,哪里懂得老師的志向,馮志遠就是奔這需要改換容顏的貧瘠土地而來的!要適應惡劣的環境雖然不易,但更難的是應對眼睛疾病的挑戰。
              讀大學時,馮志遠就被診斷為視網膜色素變性,這種病怕勞累又怕風沙,如果不愛惜,可能會過早失明。西北風大沙多,怎么辦?馮志遠說:“面對一雙雙渴求知識的眼睛,我顧不得那么多了,把知識傳授給孩子的強烈欲望支配著我。”于是,他訂閱報紙以豐富講課的內容,隨身帶來的《辭?!繁环脮叞l毛。
              生活簡樸的馮志遠卻給學生們帶來精神的“盛宴”。上課鈴聲響起之前,他已守候在教室門口。
              “語文課開始,馮老師用他那一口標準的普通話朗誦學生寫的優秀作文,至今激勵著我們;課中可以隨時提問,下課前10分鐘師生自由討論。”對于馮志遠創設的教學情景,他30多年前的學生劉世德津津樂道。
              教材里的古典詩文,馮志遠背誦著講解,整堂課不看教材和教案。“兩節語文課下來,我們都能背誦所學詩文了。”馮老師當年的學生張永祥、秦鵬生都這么說。講授《海燕》時,就讓學生扮演課文中的各種角色,講授《黔之驢》時,馮志遠還模仿著老虎和驢的動作。有時講課結束了,許多學生還不想下課,圍著他問這問那。
              馮志遠的課為啥這樣受歡迎?也許是東北師范大學中文系4年的功底,也許是上海5年的教書歷練,也許更因他對教育的癡迷和對學生的摯愛。
              春暖花開,馮志遠到農家院里舉著從上海帶來的小照相機拍特寫;農閑季節,帶領學生為村民演《白毛女》、《沙家浜》,自己還扮演楊白勞。
              漫漫歲月里,寂寞常常襲上心頭。鳴沙中學附近的鳴沙古塔記住了馮志遠的身影,學校旁無名的小河邊留下了他的腳印。星星掛滿寥廓的天幕,在寧靜的夜晚,《良宵》、《病中吟》、《二泉映月》等曲子從馮志遠手下淌出,那把二胡成為他的心愛“伴侶”。
              自天津來寧夏支教的鳴沙中學退休教師鮑家奎說:“1959年開始的兩年里,我們吃不飽,與我同來的十多個青年都悄悄回去了,我也常想回家。馮老師鼓勵我‘要挺住,困難是暫時的,來年會好的’,還常常把自己的飯分給我。”
              改革開放初期,許多支教的老師調回原籍或其他大城市。馮志遠也寫過調離的申請,但是他寫了撕,撕了寫,最終沒有交上去。他留了下來,堅守在那普普通通的農村講臺上,一如既往地播撒著文明的種子。他先后教過語文、俄語、歷史、地理、英語、音樂等科目。對于生活,馮志遠信奉“能忍者自安,知足者常樂”。
              原鳴沙中學校長、76歲的蘇忠深回憶說:“馮志遠遇到的困難比別人多得多,眼睛不好使,就拿著放大鏡備課;夫妻長期兩地分居,他卻從沒向組織提過要求。真不容易呀!”
              經年勞碌使他雙目失明,但他不愿離開摯愛的教育崗位和純真的學生;繽紛的世界在他眼前失色,但他卻把知識的七色光灑向蒼涼的大漠
              1984年的一天,在中寧縣關帝中學的講臺上,馮志遠失明了。
              出于對他生活的考慮,學校領導想把他送到銀川或學校附近鎮上的老年公寓,先后3次與他談心。馮志遠卻說:“離開學校,離開學生,我的生活還有什么意思!”
              拗不過他的一再請求,學校只好改變主意,給他安排歷史、地理等副科的教學。就這樣,馮志遠又在學校堅守了17年。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 沒有了視力,馮志遠創造了一種獨特的備課方式:課前,學生給他讀要講的課程,憑著驚人的記憶力,他能迅速記下來,與平日積累的知識融會、與收音機中獲得的知識融會。于是,他就由學生扶著從宿舍走上講臺,把歷史、地理課講得妙趣橫生,有歷史興衰、有國際風云際會、有做人做事的道理。他當年的學生說,聽馮老師的課就像聽評書。
              退休之后,馮志遠仍然為不斷前來求教的學生輔導功課。
              1991年開始在關帝中學讀高中的王澤娟,就得到馮老師的外語輔導。讀書期間,母親去世,王澤娟情緒低落。細心的馮老師發現她有學外語的潛力后,就說:“娟子,沒有人不遇到困難,高下之分在于能不能戰勝困難。我給你唱外語歌吧!”唱完俄語的《卡秋莎》,馮志遠又唱起了日語的《櫻花贊》。幾天后,王澤娟發現自己的書桌上有兩本英語輔導書和6盤英語磁帶,原來,是看不見路的馮老師托人從大連郵購的。
              2001年夏天,馮志遠被胞妹馮寶珍接回長春家中。中寧縣負責人和馮老師的學生為他送行。行前,他依依不舍,拉著學生們的手嗚咽……
              在長春妹妹家中,雙目失明、臥床不起的馮志遠對記者說:“我想念寧夏,想念我的學生,如果有來生,我還愿做教師!”
              孩子們長大了,學生們成材了,馮志遠給自己留下的是黑暗的世界和被病痛折磨的身軀,卻把知識的光明送給了學生。他用平凡而偉大的行動,讓神州為之動容!
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被評為2005年度感動寧夏十大人物、感動吉林十大人物,當選第二屆中國十大老年新聞人物、寧夏首屆十大新聞人物。最近,他被授予寧夏回族自治區模范教師稱號。
              教育部、寧夏回族自治區、吉林省委領導同志分別來探望、慰問病榻上的馮志遠。
              50年前他曾在上海教過的4名學生得知他的近況,匯來1萬元以表尊師之情,上海慈善基金會專門派員攜款登門慰問。吉林省領導責成省衛生廳為他組織專家會診,長春一名素不相識的醫生愿為馮志遠義診。母校東北師范大學聘他為語文課程與教學論兼職教授,并把他列入學校名師檔案。
              3月底,當記者在長春采訪馮志遠時,他遠在寧夏的一名學生范紅芳打來慰問老師的電話。獲知學生的信息,病榻上的馮志遠面露甜蜜的微笑。

       
      ?
      二維碼
      贛州應用技術職業學校 電話:18007076366 傳真:0797-8122608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地址:江西省贛州市章貢區紅旗大道東段天竺山6號
      備案號:贛ICP備14008322號   技術支持:贛州成功互聯
      回頂部
      WWW.1067G.COM